QQ:站内信联系

您的位置:主页 > 百事娱乐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公司新闻

联系我们

电话:400-123-4567

Email: admin@baidu.com

传真:+86-123-4567

手机:13888888888

抗战腾冲 这位中国战地记者CHANG先生范儿十足

发布时间:2023-10-20 15:03人气:155

  2月10日本文推出后,对腾冲抗战时期的新闻报导业界史料掌握详细的“滇西抗战三部曲”之《1944 腾冲之围》的作者余戈先生立刻启动了他强大的资料搜索机器,果然,发现了一些新线索。结合昨天图文中的几处需要改正的笔误,和新发现的一幅“大公报”记者照片,干脆重新再来一遍推出。

  翻看1945年初中印公路通车后“腾冲岔道TENGCHUNG CUTOFF”的几张泛黄的照片,无意中看见了一位戴眼镜叼烟斗穿军装的“中国战地记者CHINESE WAR CORRESPONDENT”,范儿十足,一下子就让人连想到了林语堂的招牌姿势。好奇之下,想看看他到底是谁?(我人懒,不想去搜索了,可能有熟悉中国新闻史,特别是抗战时期新闻人物的朋友知道他)。

  简单介绍历史背景,在1945年1月28日中印公路通车、由印度列多开往昆明的第一车队到达畹町之前,由于南坎、腊戍这边日寇尚未肃清,美国工兵和中方就在寻求从缅甸密支那直接经腾冲开出一条岔道(我常翻译成“捷径”,更加符合当年的实际意义)CUTOFF来,绕开战区,加速通车,史称“腾冲捷径”。有关详情,昆明的抗战史学者戈叔亚早已有过图文详细描述。

  按时间顺序出现在文件夹中的第一幅照片,背面英文CAPTION是这样注解的:

  “1945年3月2日 腾冲捷径 来自南卡罗莱纳州德列多公路工兵们自己的报纸《压路机报编辑》编辑列奥纳德埃德加少尉(左)正在给中国战地记者CHANG先生展示他的报纸,右边是来自德州的第一车队司机劳森豪斯少尉。摄影师:技术军士 悉尼葛林伯格”

  我注意到了这几张照片的摄影师就是那位2011年为我们两次《国家记忆》展览开幕式送上贺词录像的健在164照相连照相兵葛林伯格,熟悉《国家记忆》展览历史的朋友,一定记得他。

  接下来这张照片背面文字缺失,可能当年扫描时遗漏,但一点儿也不妨碍我对我非常熟悉的葛林伯格照片的解读。

  背景中就是腾冲著名的“猴桥”,葛林伯格在老老年对战争时期中国云南经历的回忆展中,特意展出了他自己站立于猴桥拱顶的照片。这座拱桥当时已经是腾冲的网红打卡地了,见过无数的中美人员在这里留影。这里,战地记者CHANG先生大概是应美军摄影记者之请求,和他采访过的一位美军司机合影留念,同时在框中的还有另外两位中国人,一位显然是翻译模样,另一位大概是一位民工或助理工。

  第三张照片,道出了这位中国战地记者的全名:CHANG SON LI ,许多可能,张颂礼 、常松立,等等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姓CHANG,不姓LI李。

  “1945年3月2日 腾冲捷径 在史迪威公路(译者注:中印公路或滇缅公路或列多公路)沿腾冲捷径的中国 TAWARAN(译者问:腾冲猴桥附近有这个地名吗?) 附近,中国战地记者CHANG SON LI 正在采访来自南卡罗莱纳的车队司机克莱德斯塔林少尉。摄影师:技术军士 悉尼葛林伯格”

  如果能联络到这位战地记者MR. CHANG的后人,把这几张由美国国家档案馆复制回来的照片交给他们,就又成全了一桩美事。

  “当时中方媒体派遣在驻印军的记者似乎没有这个名字,会不会是华裔的美方媒体记者?此人服装也是美式。“腾冲捷径”就是现在所说的“中印公路北线”或“中印公路腾冲支线”。

  几小时后,余戈老师私信我,还给了我这张另一位在腾冲采访的《中央日报》记者傅庚白照片:

  “这里有个服装和Zhang Son Li 一样的,是中央日报记者,很有可能他们是一个单位的同行。”这位名叫FU GANG BOR。

  ”服装款式完全一样,弄不好就是中央日报社统一定做的,特别是左侧大腿位置那个兜,忒色滴很。“最后四字是关中话。

  我惊奇地发现,不但服装一样,连这张照片也是葛林伯格拍摄,背面的文字解说行文一模一样,只是换了个不同的名字,看日期,是在3月8日。

  余戈老师接着还提供了更详细的新闻记者名单资料,仍没见到这位CHANG SON LI战地记者。极有可能他就是这几篇仅仅署名“《中央日报》记者”的报道者之一。

  ”《我们的远征军》那本书里,搜罗了当时国内媒体的主要报道,遗憾的是只有中央日报社的稿子是单位署名,没有个人名字。我估计肯定有他写的文章。“ 余戈老师认真查找过了。

  好在,我又发现了另外一位也很有范儿的大背头记者照片,有名有姓有清晰模样,而且还是抗战时期大名鼎鼎的中国传媒《大公报》的记者,只不过是在昆明美军在华作战司令部的大楼前拍摄,但这也足以为这篇图文增添一个新的看点并且牵出又一个”寻人“的悬念。

  从模糊不清的铅字中我读出了全部内容:”1944年12月11日, 中国昆明,美国联合新闻社的战地记者沃尔特伦德尔Walter C Rundle和中国大公报记者Chu Chiping(音:朱智平、朱启平等等)先生在中国战区美军总部大楼前交谈。“

  这位酷似崔永元的《大公报》朱记者穿了一身”局里局气“的拉链翻领夹克衫,里面藏有衬衣和领带,头油充沛,锃光发亮,无需翻译,与”境外传媒“”私下勾兑,不知道今天是否能找到他的家人?

推荐资讯